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

【東方閃電、Eastern Lightning、The Church of Almighty God】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变化了狂妄的我 | 全能神教会-简体中文博客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变化了狂妄的我 | 全能神教会-简体中文博客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变化了狂妄的我

我是个本性特别狂妄自大的人,加上从小受“唯我独尊”“出人头地”“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的毒害与侵蚀,我更是目中无人,自命不凡。就在我17岁那年,我有幸进入了商业部门上班。在单位里,虽然我年纪小,但我谁也不服,根本不把那些老职工、老会计、门市部主任方心眼里。我心想:别看我年龄小,只要我肯吃苦付代价,好好学技术,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超过你们。那时候,我为了这一理想,每天都加班加点地学技术。功夫不负有心人,到20岁那年,我终于当上了主任,还管上了钱库,并且把各方面的工作都料理得有条不紊。老职工们都佩服我,夸我年轻有为,是个人才,而且也都听我的,这更助长了我的狂气,认为自己的确了不起,比谁都强。因此,我走到哪儿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结婚后,我也是高高在上,在家里称王称霸,家里无论大小事都由我说了算,没人敢不听我的,两个儿子都害怕我,从不敢在我面前说半个“不”字。尤其对丈夫,我根本就瞧不起、看不上,整天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总嫌他没头脑,没心机,不会做生意,他若有一句话说得不合我意,我就冲他大发脾气,所以丈夫在我的严加管制下,对我总是百依百顺,惟命是从,还主动包揽了一切家务。但就这样我仍是不满足,还常常挑毛拣刺,发现他做的有一点不如我意,我就劈头盖脸地把他训斥一顿,并指手画脚指挥他应该这么做,应该那么做。
1999年3月份,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当我看到神说以后在全宇的福音工作结束后要有一批人被神大用后,我心里特别激动,心想:这下我可要好好追求,若有一天我也能被神大用,那该有多荣耀呀!于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这个野心欲望,我聚会、尽本分都特别积极。2001年,我蒙神高抬做了教会的中层负责人,那一刻我高兴极了,觉得自己的前途无限量。从此,我毫不犹豫地把生意交给丈夫去打理,准备全力以赴在教会里大显身手,大干一番。当时,我认识到这是神特别的高抬、恩待,我不能辜负神的厚爱,得对工作有负担,为了把福音工作搞好,我起早贪黑、忙忙碌碌,无论走到哪儿都让弟兄姊妹赶紧配合传福音,并让他们都按着我的意思来实行。对于那些福音工作不太好的基层教会负责人,我就采取严加监督的办法,如果见谁还抓不起来就立马撤换。与此同时,为了抓好与我配搭的两个姊妹的工作,我常常了解她们的工作情况,一旦发现有什么偏差漏洞,就立即召集她们,当面了解详细情况,并对她们说:“别以为我对你们的工作不了解,你们尽本分有没有应付糊弄我都知道,你们前面走教会,我就在后面了解、落实,若有一点偏差我都清楚,谁如果不好好抓福音工作,我就追究谁的责任!”经我这么一顿对付,她们都害怕我了。就这样,我在教会里一手遮天,谁都得听从我的安排指挥,而且,一片教会的工作都在我的手中掌握,不管哪方面有问题,我都亲自上阵指挥安排。眼看着我所负责的一带教会的福音工作越来越好,与几个同工的工作比一直是名列前茅,看到这一切,我喜不自禁,更加觉得自己有才干,有工作能力,并且满以为自己是对工作最有负担、最有责任心的人,更是忠心尽本分、和神一心的人。后来,我被提拔做了上一层的负责人,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我踌躇满志,决定在福音工作上大显身手。记得初次聚同工会时,我发现有的负责人的福音工作抓得不太理想,有的对我还不爱搭理,就气不打一处来,随即给他们来了一个“下马威”,大声对他们说:“你们几个负责传的福音全加起来,还没有我当初负责的那个范围传的人多,你们还有什么脸喊难叫苦?这个月不把福音工作抓起来,都得被撤换!”接着,我抓住他们工作中的漏洞和偏差,狠狠地将他们对付了一顿,直到他们对我服气为止。就这样,一段时间后,福音工作的确有了提高。后来,只要发现哪里的福音工作不理想,上层负责人就会把我差派到哪里抓工作,往往我去后聚上两圈会,福音工作就会见成效。所以,上层负责人比较器重我,弟兄姊妹也都对我佩服、崇拜,而我更觉得自己是神家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哪里都离不开我……不知不觉中,我的狂妄本性也越来越膨胀,到最后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无论到哪里聚会都要忍不住贬低别人,说别的教会负责人没有负担,贪享安逸,不会指挥工作等等,还不知羞耻地显露、炫耀自己,说自己怎么对工作有负担,干什么都是雷厉风行,对工作中的每个环节都绞尽脑汁,用心对待,负责到底,才换来了今天的成果。弟兄姊妹听了我的交通,都对我高看、仰望、佩服,有什么问题都要找我解决,都说他们离不开我这个带领,这一带的教会离不开我……在弟兄姊妹的高看、吹捧下,狂妄的我更不知自己是谁了,早已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还毫无觉察。正如神的话说:“凡走下坡路的人都能高举自己、见证自己,还能到处宣扬自己、显露自己,根本没把神放在心上。……有很多人一味见证自己:我如何如何受苦,我怎么作工,神怎么对待我,最后神又让我干什么,特别器重我,我现在如何如何。说话用一些口气,摆一些架势,最后有的人该认为他是神了,人到这种程度时圣灵早就离弃了。”
然而,神不忍心看着我继续堕落下去,就在我狂妄得失去理智、滑向罪恶深渊不能自拔时,神的刑罚审判临到了我。一段时间,我负责的区域福音工作突然一落千丈,不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但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向神悔改,仍坚信只要我继续努力,就一定会有好转的。因着我的悖逆击起了神的怒气,神兴起环境来击打管教我。那段时间,我常常感到身体不适,浑身困乏无力。无奈,我只好去医院检查,可万万没想到,检查结果竟是妇科癌症!而且已经到了中晚期,还有扩散的迹象!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病痛,我怎么也接受不了,感觉天好像塌了一样,我大脑一片空白: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好好的就得了癌症呢?肯定是医生弄错了……此时,恐惧、孤独、无助一起向我袭来,我感到死亡正在一步步向我逼近,我害怕极了,不停地在心里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的心。这时,神的话很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告诉你,从今后你们再没有肉体的病,若是再有不舒适的地方千万不要忙着外面找原因,而要来到我面前来寻求我的心意,记住了吗?”“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神的话就像救命稻草,给了我信心和希望。我认识到,自己得这个病绝不是偶然的,肯定是我哪里触犯了神,因为神是公义的,神不会作错事。我也相信我的生死在神手中掌握,如果神要让我死,那谁也救不了我,神要不让我死,那什么病痛也夺不走我的性命。因着神话的开启和保守,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但因我太麻木痴呆、太狂妄自是,只知道注重积极方面的进入,但却不注重反省认识,所以我虽临到这么大的管教,却对自己抵挡神的实质并没有什么认识。手术过后,我身体恢复得很快、很好,四个月后,我又开始尽本分了。我深知这一切都是神对我的怜悯与拯救,常常感谢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但对于自己哪里触犯了神,我很想知道,但却一直摸不着。
不久,在神奇妙的摆布下,我遇到了曾与我一起配合工作的一个姊妹。交谈中,她看到我对自己以往的所作所行并没什么认识,便给我交通、解剖,说我在尽本分中常常高举自己、见证自己,凭自己的意思教训人,使弟兄姊妹都害怕我,却不惧怕神,都把人都带到了自己面前……姊妹的一番话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我感觉心好痛,自责、懊悔、痛恨的泪水忍不住一个劲地往下流。我真没想到,这几年来,我作了这么大的恶,做了这么多抵挡神、触犯神的事,可我竟毫无知觉!我真是太悖逆、太麻木了!在神的带领引导下,往事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终于认识到,自己信神尽本分并不是为了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而是追求出人头地,追求让人高看仰望、崇拜,让人心中有我的地位。我为了达到这个邪恶的野心,无论走到哪里都想作王掌权说了算,都喜欢站高位,给人聚会,喜欢当老师教导人、辖管人,显露自己的高明,让人都听从顺服我。就我这样的本性实质和保罗同出一辙,所走的道路也正是保罗所走的敌基督的道路。正如神的话说:“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讲,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如果他真是这么个表现的话,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让人敬拜他……”神的话犹如利剑剖开了我丑恶的灵魂,看到自己心中根本没有神的地位,从来没有把神的要求放在心上。想想在接受神的托付的那一刻起,我追求的目标就是为了让人高看、仰望,所以在尽本分期间,我处处站高位教训人,想尽办法、用尽手段显露自己,见证自己有工作能力,会指挥、会安排工作,夸耀自己有本事、有能耐,让人都顺从我,以至于当弟兄姊妹都仰望我时,我不但不感觉危险,反而还洋洋得意。我真是太狂妄了!完全丧失了人性理智,竟明目张胆地与神争夺地位,严重触犯了神的性情还没有知觉。我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神如此高抬我,加给我托付,可我却丝毫不体贴神的心,在尽本分中处处与神为敌,搞自己的经营,站在神的地位上辖管人,让人都崇拜我、仰望我,我这不是典型的撒但形象吗?不是逆天而行、倒行逆施吗?不是土匪强盗所为吗?就我这样的性情,怎么不让神厌憎恨恶呢?又怎能不惹神发怒呢?此时,我心里恐惧战兢,不禁想起神的话说:“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神的话句句敲打着我的心,让我心服口服。回想自己从小就受撒但毒素“唯我独尊”“出人头地”的熏陶、腐蚀,本性特别的狂妄自大,而我今天能处处树立自己、标榜自己,迷惑人、辖管人、占有人,与神争夺地位,把弟兄姊妹当成该打该揍的奴仆,打岔搅扰神的作工……我能在神面前肆无忌惮地作这么多的恶,这都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驱使做出来的。此时,我才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得太深太重了!本性早已成了撒但的本性,狂妄自大、无法无天,在接受着神的托付的同时还处处抵挡神、背叛神,由着性子任意妄为,如今,若不是神特别的怜悯和宽容,就按我的所作所行,岂不早被神击杀、毁灭了吗?公义圣洁的神怎能容让我在他的家中如此放肆地与他为敌呢?懊悔、自责中,我又想起神的话说:“看着人的言行总是满了怜悯,又满了怒气,总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无辜的人毕竟已麻木了,何必总与他过不去呢?脆弱的人已毫无毅力,何必总与其怒气不减呢?软弱无力的人已毫无一点生命之力,何必总教训其悖逆呢?谁能经得起天上之神的威胁呢?人毕竟是软弱的,万般无奈,将怒气深埋心底,让人慢慢地反省。”神的话深深感动了我的心,我真实体会到神慈母般的爱与宽容,看到神对人有望眼欲穿的了解,他知道人被撒但败坏得有多深,也知道人的悖逆有多大,他虽然恨恶人的悖逆、恨恶人的罪,但他却担谅人的软弱,不看人的愚昧无知,不按人的悖逆待人,而是一直忍耐、饶恕人的过犯,将怒气深埋心底,默默忍受着人给他带来的痛苦和伤害,耐心地等待着人慢慢反省。思想着神的爱,我禁不住泪流满面,神对我的爱太深了!而我给神带来的痛苦又太大、太多了!想想自己过犯累累,早已伤透了神的心,不配再活在神的面前,但几年来神却一直忍耐、宽容着我,给我反省悔改的机会,等待着我醒悟的那一天。此时,面对神的爱、神的宽容,我早已泣不成声,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这样的爱我、宽容我,我悖逆抵挡你,惹你伤心、忿怒,可你虽将天上的火焰显给我看,却又不忍心烧着我。神啊,你对我的爱太大了!你让我看到了你的可亲、可爱与可敬,体尝到你的性情犹如严父又如慈母。神啊!我这个罪大恶极、麻木腐朽的人真不配你这样的拯救,现在我才认识到我的这口气息是你忍耐换来的,要不我不知早死在什么地方。神啊,面对你的宽容与忍耐,我看到了你的美丽善良,看到了撒但的邪恶与无耻,认识到只有你能拯救我,只有从你来的一切才是真理,才能带领我走人生正道;而从撒但来的一切只能败坏人、残害人,只能将我带到灭亡的道路上。神啊,今后我愿更多地接受你的审判刑罚,愿早日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满足你的心。
在灵修中,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人活在撒但的权势之下,在肉体中生存,若不蒙洁净、得不着保守人会越来越堕落的,要想爱神就得被洁净、蒙拯救。”神的话给我指出了性情变化的路途与方向,使我认识到,人活在撒但的本性里,就是活在撒但的黑暗权势下,就是活在黑暗中,若没有神的审判刑罚,就永远不会明白真理,不会分辨善恶,只能永远地受它摆布。神的审判刑罚唤醒了我麻木腐朽的灵,使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撒但本性和丑恶嘴脸,看清自己就是撒但的化身,活出的全是污鬼的样式,并没有一点正常人性,也使我认识到神的圣洁公义、卑微隐藏以及神的可亲可爱,看到神所发表的一切都是正面事物的实际,都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真理。想想神为了拯救我们这些败坏至深的人类,能亲自道成肉身,从至高处来到最低处,卑微隐藏在人中间,宁愿忍受着人的弃绝、抵挡、毁谤、诬陷……一直默默无闻地作工在人身上,从不过高要求人,也从不用地位压制人、强迫人,神的实质太可爱、太尊贵!而我一个灰尘不如的人,被撒但败坏太深,狂妄自大、自是自高,有点地位就高高在上,辖制人、教训人,处处显露自己、见证自己,让人恨恶厌憎,实在没有人的模样。面对自己丑陋不堪的本来面目,我羞愧不已,不禁从心里恨恶、厌憎自己,只想尽快摆脱这些败坏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满足神,不愿再活在狂妄的败坏性情中。从那以后,我低调了许多,不再把自己看得那么高那么好了,并且开始有意识地在弟兄姊妹面前揭露、解剖自己,亮自己的丑相,与弟兄姊妹相处也能听取点别人的意见了。然而,神最知道我的身量和缺少,知道我的狂妄本性还需要什么样的环境来洁净。后来,神又一次摆设环境检验我,再次将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暴露在了光中。
后来,教会安排我尽接待本分。我心里高兴极了,心想:神给我的祝福、恩典太多了,以往尽本分中流露了太多的败坏,这次我一定要搞好接待让神满意。于是,我开始想方设法地用心做好一日三餐,按着自己的喜好买了各样的小食品,买蔬菜、水果都买最好的、最新鲜的,做饭也不停地变换花样、口味,并且每次吃饭时,我都热情地给弟兄姊妹夹菜、让饭,若看他们谁吃得少,我就强行往碗里夹菜、倒饭,使得弟兄姊妹在吃饭上受辖制。对于这些我不闻不问,丝毫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妥。当时,我接待的姊妹肠胃不好,饭量很小,喝稀饭只能喝一点,并且不能吃凉东西,一吃凉东西就胃疼。我明明知道姊妹有病,却丝毫不考虑姊妹的感受,不仅不关心照顾姊妹,还常按自己的喜好强迫姊妹吃凉菜,多喝稀饭。因我和姊妹的生活习惯不同,姊妹喜欢打开窗户通风,若空气不流通,她就会不停地呕吐,而我常以冷为由把窗户关上。当姊妹身体受不了再次打开时,我心里就反感,就给姊妹脸色看,说话故意夹枪带棒,讽刺挖苦姊妹,并把自己对姊妹的不满散布给家人,让家人也对姊妹产生了看法、成见。后来,我们在一起交通时,姊妹给我指出我这种做法属于辖制人、捆绑人……听着这些刺耳的话,我怎么也接受不了,心里不停地翻腾:我辛辛苦苦想法做饭让你吃好、吃饱,你不领情反而说是辖制你,如果不给你买吃的,不让你吃饱,就不辖制你了?……我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冤屈,心里对姊妹满了怨恨,再做饭就心不甘情不愿,就故意拿着盆子摔出多远,以此发泄心中的不满。没想到,我的悖逆、抵挡再次遭到了神的管教。第二天,我突然感到肚子疼痛难忍,用手一摸肚子里竟长出一个疙瘩,但到医院检查后,诊断结果是,除了血糖高以外,其余一切正常,而且几个科室的专家在一起会诊也没有查出病因。我痛苦地躺在病床上,心里备受煎熬,不知自己为什么会临到这样蹊跷的病,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今天临到这病痛肯定有我当学的功课,但我麻木痴呆,反省不到原因,愿你能开启引导我,使我认识自己的悖逆。祷告后,我不知不觉想起了神话诗歌:“……人有病或无病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人得病时不明白神心意,就不知怎么实行了,还以为是自己愚昧造成的,岂不知有神的美意在其中?凡有大的病痛临到你,让你生不如死,这绝不是偶然的事。在神拯救人期间,圣灵伴随人的生活光开启人、光照人吗?光开启人、光照人吗?神还要试炼人、熬炼人,人要受许多痛苦才能得洁净,生命性情才会有变化。神试炼人怎么试炼呢?就是让人受痛苦来熬炼人。受试炼就是受痛苦,有试炼临到就有痛苦随着,没有试炼上哪受痛苦?人不受苦又怎能有变化!受试炼就应该受痛苦,就会有圣灵作工。人类败坏太深,不受苦就不知天高地厚,不受苦心就没有神心就没有神。解决败坏性情光靠交通真理不行,就得借着试炼熬炼人,就得借着痛苦熬炼人。”神的话使我幡然醒悟,认识到我今天临到这病绝不是偶然的事,神是借着病痛来变化、洁净我,让我在病痛中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认识神的公义性情。就在我安静下心来反省时,我由着自己的狂妄本性接待姊妹的一幕幕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因我的本性太狂妄,而处处管制人、约束人,把自己的意思当作真理让人听从、顺服,虽然在接待中我也尽力花费,努力把饭菜做好让弟兄姊妹吃,但我的存心并不是为了实行真理满足神,而是想树立自己在人心中的形象。当姊妹的生活习惯与自己不相合时,我处处强制姊妹接受我的喜好,按着我的生活方式来,还不许人有任何的异议;尽管我明知道姊妹身体有病,不能关窗户,可我丝毫不顾及姊妹的感受,甚至有意与姊妹作对,让她受苦;当姊妹给我提意见帮助我进入真理时,我不仅不接受,还抵触反抗,发泄不满……我的本性太狂妄、太自私,又太恶毒了!还哪有一点人性?所作所行哪是在尽本分?分明就是在作恶搅扰人、坑害人!思想着自己流露的一幕幕的败坏丑态,我揪心般的难受,看到自己根本不是人,活脱脱就是一个魔鬼撒但,正常人性里该具备的忍耐、包容、爱心、良善,在我身上根本没有踪影,而撒但的狂妄本性却成了我的生命,成了我抵挡神、坑害人的本钱。今天,是神的责打管教给我带来了生命的转机,使我在悖逆中能自我反省,看清了自己抵挡神、悖逆神的事实真相以及自己的败坏实质,否则,就按我的狂妄本性来说,我永远不会认识自己,反而还理直气壮,为自己喊冤叫屈鸣不平。此时,我才认识到,我所临到的这一切环境,都是神的精心安排与摆布,都是神给我寻求真理、实行真理的机会,是为了磨练、变化我的狂妄性情,操练我活出正常人性,恢复正常的良心理智。只恨我太愚昧瞎眼,丝毫不明白神的良苦用心,面对实际环境只知道一味地任意妄为,辖管人、强求人,处处自己说了算,从来不寻求真理、不寻求神的心意,以至于最终触怒神的性情,遭到神的管教。看到这病痛的确是神对我最实际的拯救,更是神严厉的审判与刑罚,我由衷地感谢神用这样的方式来击打我、唤醒我、拯救我,这让我实实际际地感受到了神对我最真实的爱,认识到只有神能这样爱我,能这样对我的生命负责,就在我狂妄自大、任意妄为时,给我严厉的责打管教,实际地教导我如何做人。揣摩着神的爱,我心里满了懊悔与亏欠,觉得自己愧对于神这些年来对我的供应与拯救,也实在对不起姊妹,想着出院后一定向姊妹赔礼道歉。想到这儿,我心里感觉特别踏实、平安,有享受。那一夜,被病痛折磨得几个晚上没睡好觉的我睡得特别香,特别踏实。第二天一觉醒来,我感觉肚子不疼了,一摸肚子里的疙瘩没有了!并且经医生检查,我的血糖也下降了,当天就完全恢复健康出院了!面对神这奇妙的作工,我激动地流着眼泪向神献上感谢赞美:全能神啊!我感谢你!我看见了你对我实实在在的爱和拯救。我狂妄自大,悖逆你、抵挡你,你借着病痛击打我、管教我,让我在病痛中自我反省,认识自己的狂妄、悖逆,认识自己尽本分丝毫没有忠心,所作所行全都是在作恶!但当我向你悔改时,你却随即将病痛给我挪去,不忍心让我多受一点苦,神啊,我错了,以后再也不由着狂妄的本性抵挡你了,只愿意在尽本分中背叛肉体、实行真理,追求活出正常人性来满足你。
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后,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神极大的爱与拯救,认识到狂妄自大的本性给我带来的坑害、败坏太大、太深了!因着受狂妄本性的驱使,我野心勃勃,总想一手遮天、称王称霸,掌控人、辖管人,把人控制在自己手里让人顺服、仰望,结果触怒神的性情,遭到神的击打管教;因着狂妄自大,我一味地高举自己、见证自己,极力地迷惑人、蒙蔽人,把人带到了自己面前而失去圣灵作工,活在黑暗痛苦中不知所措;因着狂妄自大,我就像只斗犬一样,处处与人争名夺利、勾心斗角,没有一点人性理智,完全就是撒但的鬼性……看到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我不知不觉重蹈了保罗的覆辙,走上了一条与神为敌的灭亡之路。当初保罗就是因为狂妄自大、目中无神,一味地高举自己,见证自己让人仰望、敬拜,最终触怒神的性情遭到永远的惩罚。神的性情公义圣洁不容任何人触犯,今天我凭着狂妄自大的本性作恶多端,但神并没有将我击杀,而是对我施行了严厉的管教责打、审判刑罚,同时又加倍地开启我、引导我,让我看清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实面目,认识自己败坏的人性与肮脏的灵魂,明白正常人该具备的人性理智,从而带领我走上追求真理蒙拯救的光明正路。神的爱太大了!神的实质太美善了!这样的爱、这样的实质的确是任何一个受造这物所不具备的。感谢神一次次的责打管教、审判刑罚,使我真实体尝到了神的爱与拯救,感受到只有神能让人明白真理,认识自己,达到敬畏神远离恶,也只有神能这么对人的前途命运负责。而且,在神严厉得审判刑罚中,我也真实认识到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正是地地道道的撒但相,心里不愿再这样活着,只想追求真理,尽快脱去败坏活出人的模样来安慰神心。因此在现实生活中,我就有意识地放下自己凡事寻求,学着与人商量,听取别人的意见,结果我越来越看到了神的祝福。首先在家庭中,我不再对丈夫孩子呼来喝去,而是有意识地与他们一起交通神的话,唱诗赞美神,一家人越来越和睦,生活得越来越快乐;当流露败坏性情时,我也有意识地从神的话中认识自己,解决问题,因此与弟兄姊妹接触也有了忍耐、包容,不管谁流露败坏也能正确对待了,不再看不起人,也不再论断人、打击人……借着实行真理,我感到自己越注重认识自己,低调做人,越感到活得轻松、释放、快乐多了。感谢神对我的拯救,若没有神的审判刑罚、击打管教,就没有我的今天,只有神的审判刑罚才能将我这个狂徒征服,才能使我老实下来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今天,我能对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一些认识,能活出一点真正人的样式,这完全是神的审判刑罚的作工达到的果效。愿把一切荣耀归给神!
東方閃電Eastern LightningThe Church of Almighty God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發表就看見神已顯現。
Website:http://tr.kingdomsalvation.org
http://www.easternlightning.org/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godfootsteps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ingdomsalvation.org
Twitter:http://twitter.com/godfootsteps_tr
Blog:http://tw.blog.hidden-advent.org
Email: info@kingdomsalvatio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