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第二集) | 全能神教會-繁體中文博客

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第二集) | 全能神教會-繁體中文博客
http://tw.blog.hidden-advent.org/
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

     有一句們應該記認為很重要,因為這天天在我心裡不知多少遍。什麼要這樣說呢?因每次面人的候,每到一人的故事的候,每到一人信神的經歷或者見證候,我都在心裡用話來衡量這個人是不是神所要的那人、神喜的那人。那到底是什麼呢?你都在拭目以待。當這話說候,也可能你們覺得很失望,因為這在某些人嘴上已經掛了好多年了,但是在我這兒從來不在嘴上掛著,我把放在心裡。是什麼呢?就是『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是不是很簡單的一句話雖簡單,但是對於真正對這有深刻理解的人,他分量很重,很有行的值,是一句有真理實際的生命的言,是一追求滿足神的人一生的追求目,也是一個體貼神心意的人一生所要遵循的道。那麼對於們來說是不是真理呢?是不是有這樣的意呢?也可能有些人在想、在揣摩,而有些人很重要?很重要很有必要強調嗎?也可能有些人并不太喜歡這,因認為把神的道只一句不是太簡單?把神所的所有的歸結成一句不是把神看得太渺小了?是不是這樣呢?你人可能都不太理解的深切含然你們記了,但是你并不打算把它放在心裡,只是在本上,到候翻出看一看、揣摩揣摩而已,甚至有一些人根本不屑去,更不打算去用它。但是我什麼要說這一句呢?不管你是什麼觀點,也不管你們會怎麼想,因著這話與神定人的局有很大的關聯,所以我必說這一句。不管你們現對這怎麼領會,你怎麼,我是要告:如果人能行好了,能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這個標準了,就定是剩存下的人,就定是有好局的人;如果你不到準,那可以你的局就是未知。所以我把先告,目的是心裡先有個實底,知道神用什麼衡量你。我了,話與神拯救人、定人的局有很大的關聯這個關聯在哪啊?你也很想知道,咱今天就
神以不同的試煉測驗人是否敬畏神遠離惡
   在每一個時代神作工在人中間的時候神都賜給人一些話語,告訴人一些真理,這些真理就是人當持守的道,是人當遵行的道,是人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也是人在生活中、在人生歷程中該實行、該持守的,這就是神要發表話語給人的目的。這些話語從神那兒發表出來,人就應該持守,人持守了就得著生命了;人如果不持守、不去實行,在生活當中沒有活出神這些話,那人就不是在實行真理;不是在實行真理就不是敬畏神遠離惡,就不能滿足神;人不能滿足神就不能得到神的稱許,這樣人的結局就沒有了。那在神的作工中神是怎樣定規人的結局呢?神以什麼樣的方式定規人的結局呢?這事我不說也可能你們不太清楚,但是當我說出這個過程的時候你們也可能就清楚了,因為好多人已經經歷到這事了。
   在神的作工中,從開始到現在,神對每一個人,可以說對每一個跟隨他的人都給了大小不同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家庭棄絕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惡劣環境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被抓捕與酷刑折磨的試煉;有的人經歷了面臨選擇的試煉;有的人面臨了地位、錢財的試煉。總的來說,各種各樣的試煉都臨到了每一個人。那神為什麼要這樣作事呢?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每一個人呢?他要看到什麼樣的結果呢?這就是我要告訴你們的重點:神要看這個人是不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這個意思就是說,當神試煉你的時候,讓你臨到一個環境的時候,神就要測驗你這個人是不是在敬畏神,是不是在遠離惡。假如說一個人臨到了保管祭物的本分,這個本分讓他接觸到了神的祭物,那你說這事是不是神安排的?這個不用質疑!你臨到的事都是神所安排的。事的候,神就在暗中察,看你怎麼選擇、怎麼行,你心裡怎麼想,這個結果是神最心的,因神要通過這個結衡量你在此次的試煉當中是否到了神的準。但是到事的候,人往往不去想什麼這樣的事,神的要求準是什麼,神要在人身上看到什麼、得什麼。只在心裡想:這個到我了,我得小心,不能大意!不管怎麼是神的祭物我不能。具備這簡單的一想法,他就認為盡任了。這個試煉果是滿足神了呢,沒滿足神呢?你們說說。(人如果有敬畏神的心,到接祭物的事,就想到是容易犯神性情的事,就肯定方面慎。)你的有一點貼邊,但不是太到位。遵行神的道不是在外表守規條,而是在你事的候,首先你把它看成是神佈的一個環境、神交你的一個責任,或者是神你的一托付,甚至這個到的候,你把它看成是神你的試煉當這到你的候,你心裡得有一個標準,你得想這個事是的,你應該怎麼做才能任,神有忠心;怎麼做才能不怒神,不犯神的性情。才我們說到保管祭物,這個涉及到祭物,也涉及到你的本分、你的任,這個責任是不容的。但到你有探?有探!這試這試撒但,也人邪敗壞性情。既然有探,那就涉及到人站住的見證,站住這個見證也是你的本分。有些人麼小的一事,有必要把它拿大做文章?有必要!因要想遵行神的道,就不能放任何在我的身在我的周生的每一件事,哪怕是枝小事,只要到我,不管是我們認為該注重的或者不注重的,我都不能放它,都把它看成是神的考這樣度怎麼?如果你有這個態度就證實了一:你的心是敬畏神的,你的心是想遠離惡的。你有這個滿足神,你行出的就敬畏神遠離惡這個標準不了。
  往往有些人把人都不太注重的事、平也不提的事成小事,與實行真理無關的事,這樣的事簡單地想想就它溜走了。其實這到的候正是你該學習怎麼敬畏神、怎麼遠離惡這個候,而且你更應該知道當這到你的候神在作什麼。神就在你的身,在你的一言一行,你的舉動、你心思的化,就是神的工作。有些人:『那我怎麼到呢?』你到是你把敬畏神遠離惡的道成是最重要的道持守,所以你就感不到神在人身上因人不的心思的表而作的微妙的工作你是個馬大哈!什麼是大事?什麼是小事?凡是涉及到遵行神的道的事不分大小,這話能不能受?(能受。)每天到人的事,有的事在人看很大,有的事在人看很小,往往人都把大事看成是很重要的事,認為的,但是在大事中因人的身量幼小,也因人的素差,人往往不上神的心意,得不到什麼示,也得不什麼有值的實際認識;小事人都忽略它,它一地流失了,這樣人就失去了很多在神面前檢驗機會神考機會。你一直這樣忽略神佈的人事物、神佈的境,這將意味什麼?就意味你每天甚至每都在背你的成全、神你的引佈一個環境的候,神就在暗中察,你的心,你的所思所想,看你怎麼想、看你要怎麼行。如果你是一粗人,你是一在神的道、在神的、在真理上從來不求真的人,那你就不留心、不注意在神擺設境中神要作成什麼,神你的要求是什麼,你也不知道到你的人事物真理和神的心意有什麼系。這樣多次的境、多次的試煉臨到你之後,神在你身上什麼成果,神怎麼作呢?在你到了多次的試煉之後,你的心有尊神大,也有把神擺佈作一回事、作神的試煉或神的考,把神賜給你的機會一次又一次地推了,它一次又一次地溜走了,是不是人大的悖逆呢?(是。)神會為此事而?(。)神不會傷心!了我這樣又震了:以前不是總傷?神不會傷心?什麼候神會傷心呢?之,在這個事情上神不會傷心。那人以上的表神的度是什麼呢?人推人的試煉、神人的考候,人逃避些的候,神人的度只有一這個態度是什麼呢?那就是神心裡厭棄這樣的人。這個厭棄』有兩層意思,在我這兒怎麼解它呢?『厭棄』的『』是指相當厭憎、恨的意思;『』是什麼意思呢?在我這兒就是『放』的意思,『放』你都知道什麼意思吧?之,『厭棄』的意思就是神在待人做些事的最的反應與態度,是度地憎、反感,定放就是神個從來不遵行神的道、從來不敬畏神遠離惡的人的最終決斷在你看到我說這的重要性了?
  現在你們了解神到底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定人的結局了嗎?(每天擺設不同的環境。)『擺設不同的環境』,這是在人那兒感受與接觸到的,那神作這事的出發點是什麼?這個出發點就是神要用不同的方式,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來試煉每一個人。試煉人的什麼呢?試煉人在臨到的每一件事上,或者是在你聽到的,或者是在你看到的,或者是在你親自體驗到的每一件事上,你是否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每一個人都會臨到這樣的試煉,因神對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有些人說:『我也信神幾年了,我怎麼沒臨到呢?』你覺得沒臨到,那是因為你根本沒把神給你擺佈的環境當作一回事,是你根本沒有想要遵行神的道,所以說你對神的試煉沒有任何的感覺。有些人說了:『我也臨到過幾次試煉,但是我不知道準確的實行的路,即便實行了也不知道是否在試煉中站立住了。』有類似情形的人不占少數那神衡量人的標準是什麼?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句話:你所做的、你所想的、你所表現出來的是不是敬畏神遠離惡,以此確定你到底是不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這事簡不簡單?這事說起來雖然簡單,但實行起來簡單嗎?(不簡單。)為什麼不簡單呢?(因為人不認識神的話,不知道神怎麼成全人,所以在臨到的事上就不會尋求真理來解決問題。人要經歷不同的試煉熬煉、刑罰審判才有敬畏神的實際。)雖然你們這麼說,但是現在在你們的感覺中『敬畏神遠離惡』對於你們來說好像很容易做到,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現在你們聽了很多的道,接受了很多真理實際的澆灌,讓你們在理論上、思想上明白了如何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對你們實行『敬畏神遠離惡』來說是很有幫助的,讓你們感覺很容易達到。而事實上為什麼人都達不到呢?就是因為人的本性實質不敬畏神,喜歡惡,這是真實的原因。
不敬畏神遠離惡就是與神對立
     在此我看看『敬畏神遠離惡兒來的?(《)既然提到伯了,咱說說約伯。在伯那年代神有有作什麼拯救服人的工作?有!是吧?那對於當時來說神有多少認識呢?(有太多認識。)那比你們現神的認識呢?這話怎麼不敢回答呀?比你們現在的認識是多是少啊?(少。)這個問題是很容易回答的。少!是肯定的!你們現神面面,面,你們對神的認識伯多多了,我什麼要提這個事呢?什麼要這樣說呢?在這兒我想要明一,在這個明之前,我想要個問題神的認識很少,但是他能做到敬畏神遠離惡,而在的人做不到,什麼呢?(敗壞深。)『敗壞太深了』問題的表面象,在我這兒會這麼看。你往往把平些道理、字句,似『敗壞深』、『悖逆神』、『忠心』、『不服』、『不喜真理』……些口頭禪掛在嘴邊來每一個問題實質錯誤行法。不問題用相的答案不免有真理、褻瀆的嫌疑,我不喜歡聽這樣的回答。你好好想想!這個事你任何人都有想,但是在我這兒我天天都能看得到,我天天都能感受得到,所以在做我在看。你感受不到事的實質,但我看時卻能看到事的實質,我也能感受到事的實質。那這個實質是什麼呢?什麼在的人不能敬畏神遠離惡?你的答案遠遠不了這個問題實質,也解不了這個問題實質。因裡有一根源是你不知道的,這個根源是什麼?我知道你很想,那我就把這個問題的根源告
        神從開始作工作把人成什麼?神把人拯救回成他的家裡人,成他作工的象,成他要服、要拯救、要成全的象,是起初神作工作時對人的度。但是當時待神的度是什麼?人神感陌生,把神成陌生人。人待神的度可以不知所,人也不清楚怎麼待神,反正自己怎麼想就怎麼待,怎麼想就怎麼做。人神有觀點?起初的候人有什麼觀點,人所觀點就是神的想象。合人念的人就接受,不合人念的人就外表假裝聽從,心裡卻極力抵、反是起初人神的系:神把人家裡人,而人卻把神陌生人待。但是在神作了一段工作之後呢,人了解了神要作什麼,人知道神是真神了,知道人神那能得什麼了,這個時候人把神成什麼了?成了救命稻草,希望神那能得恩典、得祝福、得著應許這個時候神把人成什麼了?神把人成要服的象,神要用話語來審判、來試煉人。但是此時對來說,神是人能到自己目的的一利用的象。因人看到神所表的真理能服拯救人,人有機會從這兒自己想要的西、想要的宿,因此人才有那麼一丁的真心,意跟隨這位神。到後,因神有一些外表的道理上的認識,可以神越越『熟悉』,神所、所的道、他所表的真理、他所作的工作越越『熟悉』,錯誤認為神不再陌生了,人已行在了神相合的道路上了。到然人了很多真理的道,經歷多神的作工,但是在很多因素、很多情的干擾與攔阻之下,多人不能行真理、不能滿足神,人越越疲塌,越有信心,越得自己的局是未知,不敢有什麼奢侈想法了,也不求上了,只是勉一步一步往前走。對於在的這種情形,神待人的度是什麼呢?神只想把些真理、把他的道灌輸給人之後,再擺設種環來試煉人,用各方式來試煉人,目的是了以話語些真理他所作的工作成就『人能敬畏神遠離惡這樣果。在我眼裡看到的多人只是把神的話當成道理、成字句、規條來守,在行事與說話或者試煉候,并有把神的道成自己守的道守,尤其是在人到一些重大的試煉候,我并有看到任何人是在朝『敬畏神遠離惡這樣的方向去行的。因此,神待人的度是度地反感、憎!在神試煉人多次乃至上百次之後,人仍然有任何明表明自己的心──我是要敬畏神遠離惡!因這樣心,也這樣的表,所以在神人的度不再是以往的人施以憐憫、施以容、施以包容忍耐,而是度地失望。這個『失望』是造成的?神人是什麼度取決於誰?取決於每一神的人。在麼多年的作工中,神人提出不少要求,擺設了很多境,但是無論人怎麼行,無論神的度是什麼,人就是不能明地按照『敬畏神遠離惡這個行。所以我總結出一句話來,用話來釋剛才咱什麼人不能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是什麼呢?就是:神把人成是神要拯救的象、神作工作的象,而人把神成了仇成了立面。在你看清楚了?人的度是什麼,神的度是什麼,人神的系是什麼,是很明的。無論們聽了多少道,你自己總結西,如忠心神,服神,神相合之道,要神花一生,神活……些在我這兒看并不是在有意地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而是你們為到某些目的的一些渠道了。些目的你地守一些規條,而正是規條讓人更加遠離了『敬畏神遠離惡這樣的道,神又一次在了人的立面。
    今天說的這個話題有點沉重,但是不管怎麼樣,我還是希望你們在以下的經歷當中、在以下的光陰中,能夠做到我剛才與你們所說的,不要把神當成空氣──用著的時候就覺得他是存在的,用不著的時候覺得他是不存在的。當你在潛意識裡這樣認識的時候,你已經觸怒神了。或許有的人說:『我也沒把神當成空氣,我時時在禱告神哪,我時時在滿足神哪,我做什麼事都是在神要求的范圍與原則標準上做的,我并沒有按著自己的意思去做。』是,你實行的方式是對!但是在你臨到事的時候,你是怎麼想的?臨到事的時候,你是怎麼實行的?有些人禱告神向神祈求的時候覺得神是存在的,但臨到事己意出來想憑己意行的時候就把神當成空氣了,這個時候神在他那兒是不存在的。人認為人需要神的時候神就應該存在,人不需要神的時候神就不應該存在,人憑己意去實行就夠了,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根本就用不著尋求神的道。人現在處於這樣的光景、這樣的情形,是不是在危險的邊緣?有些人說:『不管我是否是在危險的邊緣,總的來說,我信這麼多年了,我相信神不應該撇棄我,因神不忍心撇棄我。』還有一些人說:『我在母腹的時候就已經信主了,到現在四五十年了,論時間來說,我是最有資歷被神拯救的,我是最有資歷剩存下來的。在這四五十年期間我撇家捨業,捨棄了所有,如金錢、地位、享受與天倫之樂;好多好吃的東西我沒有吃到;好多好玩的東西我沒玩過;好多好去處我也沒去過;甚至遭受了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神如果不能因為這些來拯救我,那我就太冤枉了,這樣的神我就不能信了。』有這樣想法的人多不多呢?(多。)那我今天就讓你們明白一個實情:凡是有這樣想法的人都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他們用自己的想像蒙住了自己的眼睛。正是他們的想象、定規取代了神對人的要求標準,攔阻了他們接受神真實的心意,讓他們感覺不到神的真實存在,也讓他們失去了被神成全的機會,與神的應許無關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