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第一集) | 全能神教會-繁體中文博客

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第一集) | 全能神教會-繁體中文博客
http://tw.blog.hidden-advent.org/

 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第一集:
  先唱首歌:《歌(一) 度降在人
  伴唱:民在向神呼,民在向神美,口在稱獨一真神,度降在人
    1 众民在向神欢呼,众民在向神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万人都在举目远眺,观看神的作为。国度降临在人间,神的本体丰满全备丰满全备,有谁不为此庆幸(有谁不为此庆幸)?有谁不为此欢舞(有谁不为此欢舞)?锡安哪(锡安哪),锡安哪(锡安哪),举起你那得胜的旗帜来为神庆贺!唱起你那得胜的凯歌来传扬神的圣名!地极的万物啊,赶紧洗刷净尽来为神献祭来为神献祭!天宇的众星啊,赶紧归复原位来显神在穹苍的大能!神侧耳细听地上之民的声音,在歌声之中倾注着对神无限的敬爱!就在万物复苏之日,神亲临人间亲临人间,就在此之际,百花怒放,百鸟齐鸣,万物欢腾!百花怒放,百鸟齐鸣,万物欢腾!在此之际,撒但的国在国度礼炮声中倒下,在国度礼歌震动之下被摧毁,永远不会再起来!
    2 地上之人,有谁敢起来抵挡?因着神降在地上,随之而来,神带下了焚烧,带下了烈怒,带下了所有的灾难所有的灾难,世上的国已成了已成了神的国!天之上,白云滚动、翻腾;天之下(天之下),天之下(天之下),湖泊、河流之水在汹涌澎湃欢奏着一首动人的舞曲。栖息的动物从洞穴出来,在睡梦中的万民被神唤醒,万民所等待的一日终于来到终于来到!他们把最美的歌儿把最美的歌儿献给了神献给了神献给了神!
   你們每次唱這首歌的時候心裡是怎麼想的?(很興奮、激動,想到了國度的美景是那麼的美好,人與神可以永遠在一起。)有沒有人想過人成為什麼樣式才能與神在一起呢?在你們的想象當中,人應該是什麼樣的才能與神在一起享受以後美好的國度生活呢?(性情有變化。)性情有變化,變化到什麼程度?變化成什麼樣?(變化成聖潔了。)聖潔是一個什麼樣的標準?(所思所想能夠與基督相合。)相合的這個表現是什麼?(不抵擋神、不背叛神了,能絕對順服神,有敬畏神的心。)有些人說的沾點邊了,你們都敞開心把心裡想說的說出來。(在國度中與神生活在一起的人應該是在追求真理的基礎上,在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的情況下能夠盡本分──忠心盡本分,然後能夠脫離黑暗的權勢,心能夠與神相合,能夠敬畏神遠離惡。)(就是說我們的看事觀點能夠與 神相合了,能夠脫離黑暗權勢了,最低標準達到不被撒但利用,脫去敗壞性情,能夠達到對神順服,我們覺得人脫離黑暗權勢這一點很關鍵。如果人不能脫離黑暗權勢,不能脫離撒但的捆綁,人就還沒達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達到的標準是人與神能夠同心合意了,不再抵擋神了,人能夠認識自己、實行真理,達到認識神、愛神了,與神相合了,這樣就可以了。)
結局在人心中的分量
    看來你們對自己該遵守的道心裡都有一些內容,自己也有一些認識或者是領會,但是你們所說的這些對你們來說是很空洞還是很實際,這就在乎你們平時實行的時候注重的是什麼了。這些年你們對各方面的真理不管是論道理上來講,還是論真理的內容上來講都有一些收獲,證明現在的人都很注重往真理上夠,所以這些真理的方方面面條條框框肯定是在一些人心裡已經扎下根了。而我最擔心的是什麼呢?就是這些真理的題目、這些理論在你們心裡扎下根了,而實際內容在你們心裡卻沒有占據多大分量。當你們臨到事面臨試煉、面臨選擇的時候,這些真理的實際對你們來說能起到多大作用呢?能不能幫助你們渡過難關從試煉當中走出來滿足神的心意,達到在試煉當中站立住為神作出響亮的見證呢?這些事你們是否關心過呢?我這樣問你們:在你們心裡、在你們每天所思所想的這些事裡,什麼東西對你們來說是最重要的,你們有沒有總結過?什麼事對你們來說是最重要的?有些人說當然是實行真理啦;有些人說當然是天天看神話啦;有些人說當然是天天來到神面前與神禱告啦;還有一些人說當然是把每天的本分盡好啦;甚至有的人說只想能夠凡事滿足神、能夠凡事都順服神,行在神的心意上。是這樣嗎?是不是只有這些內容呢?比如有的人說:『我只想著順服神,結果臨到事卻順服不了。』有的人說:『我只想滿足神,哪怕滿足一次也行啊,但是總也滿足不了神。』還有的人說:『我只想順服神,當試煉臨到的時候任神擺布,順服神的主宰與安排,沒有一句怨言,也沒有任何的要求,但是怎麼也順服不下來,幾乎次次都是失敗。』還有的人說:『當我面臨選擇的時候,總也選擇不了實行真理,總是想滿足肉體,總是想滿足自己個人的私欲。』這是什麼原因哪?在神的考驗來到之前,你們是不是已經多次挑戰自己,也多次地試驗、考驗自己?看看自己能不能真順服神,能不能真滿足神,能不能保證不背叛神,能不能不滿足自己、不滿足自己的私欲而只滿足神,沒有自己的選擇。有沒有人這樣做?其實擺在你們眼前的事實也只有一個,它是每個人在心裡最關心的、最想知道的,那就是每一個人的結局與歸宿。可能你們沒意識到,但這是任何人都否認不了的。我知道有些人把關於人的結局、關於神對人類的應許、關於神要把人帶入什麼樣的歸宿這幾方面的真理、這幾方面的神話已經研讀過好幾遍了,也有些人翻來覆去地尋找琢磨,最後還是沒有結果,或者也可能得到一個模稜兩可的結論,最終還是定不準自己到底能有什麼樣的結局。大多數人在接受真理交通、接受教會生活、在盡本分的過程中一直想知道個實底:自己的結局到底是什麼?自己到底能不能走到路終?神對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態度?甚至有些人擔心:我以前做過一些事,我以前說過一些話,我以前悖逆過神,我以前做過一些背叛神的事,我以前有些事沒能滿足神、傷了神的心,讓神對我失望,讓神恨惡厭憎我,所以我這個結局也可能是個未知數啊!可以說,大部分的人心裡對自己的結局是感覺忐忑不安的,沒有一個人敢說『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覺得我是剩存下來的人;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滿足神的心意;我是合神心意的人;我是神稱許的人』。由於有些人認為神的道特別難遵守,認為實行真理是最之事,因此就認為自己是不可救藥了,不敢奢望自己有什麼好的結局,或者認為自己不可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不可能成為剩存下來的人,因此就說自己沒有結局,得不到好的歸宿。不管人怎麼想,總的來說,每一個人都在心裡不止十遍八遍地盤算著自己的結局,為自己的將來,為自己在神作工結束的時候能得著什麼在盤算著、在計劃著。有些人加倍地付代價;有些人撇家舍業;有些人選擇放棄婚姻;有些人選擇辭職為神花費;有些人選擇離家盡本分;有些人選擇吃苦耐勞,把最苦最累的活擔當起來;有些人選擇奉獻錢財、奉獻所有;更有些人選擇追求真理、追求認識神。不管你們怎麼選擇你們的實行方式,這個方式重不重要?(不重要。)這個『不重要』怎麼解讀呢?方式不重要,什麼重要呢?(外表的行為好不能代表就是實行真理。)(每個人怎麼想這不重要,關鍵是我們有沒有實行出真理,有沒有愛神。)(那些敵基督的倒下,還有一些假帶領的倒下,讓我們明白了外表的行為如何不是最重要的,他們外表撇棄很多,也肯付代價,但是解剖他們的時候,讓我們看到他們根本沒有敬畏神的心,處處與神作對,關鍵的時候總是站在撒但的一邊攪擾神的工作,所以說主要是看臨到事的時候我們是站在哪一邊,我們的看事觀點怎麼樣。)你們講得都很好,看來你們心裡對於實行真理、對於神的心意以及神對人的要求已經有一些基礎的認識了,也有標準了。你們能這樣說我很感動,雖然你們說的有些話不是很貼切,但是已經接近真理該有的解釋了,證明你們對身邊的人事物、神所安排的環境與你們眼睛所看到的已經有一些自己真正的認識了,是接近真理的認識了。盡管你們說的不是很全面,有些話說得不是很貼切,但是在你們心裡的認識已經很接近真理的實際了,聽到你們這樣說我感覺很好。
人的認為不能代替真理
   有些人能吃苦耐勞,能付代價,外表的行為很好,很受人尊重,也讓人很佩服,你們說這外表的行為能稱得上是實行真理嗎?能不能把他定為是在滿足神的心意?為什麼往往人看到這樣的人就認為他們是在滿足神,認為他們是在走實行真理的路,他們是在遵行神的道呢?為什麼有些人會這樣認為呢?這只有一個解釋。這個解釋是什麼呢?那就是在好多人心裡對於什麼是實行真理,對於什麼是滿足神,對於什麼是真正的有真理實際等等這些問題還不是很清楚。所以說,有一部分人常常被一些外表似乎是很屬靈、似乎是很高尚、似乎是形象很高大的人迷惑。對這些外表能講字句道理,外表說話行事能讓人佩服的人,他們從來不看這些人做事的實質是什麼、行事原則是什麼、做事的目標是什麼,也從來不看這些人是否真實順服神,是否是真實敬畏神遠離惡的人。對這些人的人性實質他們從來不加分辨,而是從開始的不熟悉到熟悉,再到一點一點地佩服、敬仰,最終把這些人當成他們的偶像。而且在一部分人的心目中,他們崇拜的偶像,他們認為的能撇家舍業、外表能付代價的人才是真實滿足神的人,才是真正能有好結局、好歸宿的人,是神稱許的人。人能有這樣的『認為』,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這事的實質是什麼?這個事導致的後果是什麼?咱們先說說這個事的實質是什麼。
  這些關於人的觀點,關於人的實行法,人自己釆取的實行原則,還有每個人平時注重的,實質上都是與神對人的要求無關的。不管人所注重的是深還是淺,是字句道理還是實際,總的來說,人最應該持守的人并沒有持守住,人最應該知道的人也不知道,究其原因是因為人根本就不喜愛真理,所以人也不願下功夫在神的話中找到實行原則來實行,而是抄近道,把自己認為的、知道的好的行為與作法總結出來,當成自己的目標去追求,當成真理來實行。這樣直接導致的後果就是人用人為的好行為代替實行真理,同時也滿足了人想討好神的欲望,讓人有了與真理抗衡的資本,與神講理較量的資本。與此同時,人也會肆無忌憚地把神放在一邊,把自己心中的偶像擺在神的位置上。造成人有這些愚昧的作法、愚昧的看法,或者是片面的看法、實行法的根源只有一個,今天讓我來告訴你們。原因就在於人雖然跟隨神,每天也禱告神、看神的話,但事實上人根本不了解神的心意,這就是問題的根源所在。如果人了解神的心,人了解神喜歡什麼,神厭憎什麼,神想要得著什麼,神棄絕的是什麼,神喜愛什麼樣的人,不喜愛什麼樣的人,神用什麼樣的要求標準來要求人,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成全人,人還能有個人的想法嗎?還能去隨便崇拜一個人嗎?還能把一個普通的人作為自己的偶像嗎?如果了解了神的心意,人的看法就理性一些了,就不會隨意把一個敗壞的人當作自己的偶像,也不會在實行真理的道路上隨意持守幾個簡單的規條或者是原則當成是實行真理。
人對神定規人結局的標準有諸多的想法
  咱們把話題拉回來,繼續講有關結局的話題。
  既然每一心的都是自己的局,那你知不知道神是怎麼定人局的?神是用什麼的方式人的局?神又是以什麼人的局呢?在人的還沒有被定之前,神作哪些工作來顯明人的局呢?事有有人知道呢?我了,有一部分人在神裡已研究了好久,想看看人的局到底是什麼,人的局都分哪些類別,不的人都有哪些不局,也想看看神話當人的局都是怎麼定的,神以什麼準、以什麼的方式人的局,但是最終還有找到果。其在神話當中稍微了那麼一點點,不是很多。原因是什麼呢?在人的明之前,神不想把最後的果告訴給任何人,也不想把人的宿是什麼的提前告訴給人,因為這樣什麼益在在這兒,我只想告訴給的就是神通什麼的方式人的局,通什麼的作工原則來人的局、來顯明人的局,以什麼人是否能剩存下是不是也是你心的?那在人的中神是怎麼定人的局的?才你們說了一部分:有些人忠心本分、花;有些人說順服神滿足神;有些人任神布;有些人調做人……們實些真理的候,按照自己認為的原行的候,你知不知道神是怎麼想的呢?你們這樣做是不是在滿足神的心意?是不是在迎合神的準?是不是在迎合神的要求呢?我想多人都不去想,他只是把神話當中的一部分,或者中的一部分,或者把自己所崇拜的某些屬靈人所認為準拿套用,迫自己麼做、那麼做。他認為這樣做是的,他就一直這樣持守,一直這樣做下去,不管最後的果是什麼。有些人認為:我信了麼多年,我就是過來的,我得自己滿足神很多了,我也得我得了不少,因這個,我明白了不少真理,也明白了不少自己以前不明白的西,尤其是思想觀點轉變了不少,人生的了不少,對這個世界也認識了不少,他認為這就是收就是神作工要在人身上到的最果效。你們說這準,包括你每一人所行的,合起是不是在滿足神的心意?有些人肯定地然是啦!因是按神的行的;因是按弟兄的道交通在行;因一直在盡著本分、一直在跟隨著神,我們從來沒離開過神,所以我就可以理直氣壯是在滿足神。不管我們對神的心意理解多少,不管我們對神的說話明白多少,來說,我一直都是在追求神相合的道路中。如果我行得、做得,那果肯定是的。這樣觀點怎麼?正不正?也可能有些人:我過這些事,我只想就盡著本分,一直按的要求去做,我就能剩存下了。我慮過能不能滿足神的心,也慮過我是不是到神的要求準了,因神也訴過我,也有明地指示我,我認為只要我不停地做神就滿足了,就不應該再有外的要求了。些想法正不正呢?在我看,你們這樣行、這樣的想法與觀點帶有想象,有抱蒙。我說這話有可能使一部分人得心灰意冷:抱蒙?如果抱蒙的,那我得救的希望、剩存下的希望不就很小、很渺茫了?你不是們潑涼?不管你怎麼認為,我想的、我想作的在你身上要到的果效不是覺給們潑涼水,而是更明白神的心意,更了解神在想什麼,神要作成什麼,神喜什麼的人,神憎什麼,神恨什麼,神要得什麼的人,什麼的人是神厭棄象,心裡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你每一人所作所行、所思所想的到底神的要求準有多話題是不是很有必要?因我知道你信了麼久,你們聽麼多的道,最缺少的就是西。然你把所有的真理都在了本上,也把一部分自己認為很重要的西在了子裡、在了心裡,準該實行的候拿出用它來滿足神,用它的不之需,或者是用它來幫助你眼前的每一個難關,或者是讓這西伴的生活。在我這兒看呢,不管你怎麼做,如果僅僅是在做不是很重要。什麼是很重要的呢?就是你在做的候,你心裡應該很明地知道你所做的、你所行的是不是神要的;你所做的、你所想的、你心裡要到的果效、要到的目是不是滿足了神的心意,是不是迎合了神的要求,神是否可,些才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