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9日星期二

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第四集) | 全能神教會-繁體中文博客

【東方閃電】 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發表就看見神已顯現。 
Website:http://tr.kingdomsalvation.org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godfootsteps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kingdomsalvation.org
Twitter: http://twitter.com/godfootsteps_tr 
Blog: http://tw.blog.hidden-advent.org 
Email:
info@kingdomsalvation.org

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第

四集)

了解神的度放下神的各種誤
們現在信的一位神到底是一位什麼的神,你?他看到人作恨不恨?(恨。)他看到愚昧人犯是什麼度呢?(哀愁。)看到人偷吃他的祭物,他是什麼度啊?(恨。)這個都很清楚,是吧!看到人信神稀裡糊毫不追求真理,神是什麼度?這個不太清楚,是吧!『稀裡糊這個態度不是犯罪,也犯神,在人心裡認為這個應該不是什麼大。那你神是什麼度?(不搭理。)『不搭理』心裡是什麼度?就是神這樣的人,蔑視這樣的人!對於這樣的人神取冷理的方式,這個方式就是置──不作任何的工作,包括開啟光照、打管教等等,這類人在神的作工中不算對於觸怒他性情、犯他行政的人,神是什麼度?度地憎!怒他性情不知悔改的人,神是度地忿怒!『忿怒』僅僅是一、一心情,並不能代表一度,但這樣的情這樣的心情會給這個帶來個結局,就是度地憎!那這個度地憎』帶來的後果是什麼呢?就是神把這個人放在一,先不搭理了,等到『秋後』一起收拾。言外之意是什麼?這樣的人?神就打算給這類局!所以在不搭理這樣的人是不是很正常?(是。)這樣的人應該什麼呢?就是準自己所作的惡與自己的行帶來果吧!就是神對這樣的人的交代。所以我在明地告訴這類人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不要再存有任何的幸心理,神不會無限期地容人,不會無限期地忍耐人的犯、忍耐人的悖逆。有的人會說:『這類人我也見過,人家受神的感,痛哭流,平也很快,他好像有神的在、有神的引。』這話不要亂說!痛哭流得就是神的感或有神的在,更不能是神的引。人怒了神,神還會來說,神定意要淘汰要放人的候,他的局已經沒有了。無論告自我感是多麼良好,他心裡神有多大的信心,這個都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神不需要這樣的信心,神對這樣的人已經厭棄了,而且對這樣的人以後怎麼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怒神的那一刻,他的局已了。如果神定意不拯救這樣的人,那神就讓這樣的人留下懲罰就是神的度。
然神的實質裡有的成份,他每一人都有憐憫,但人都忽略忘了他的實質是有尊。他有不代表人可以犯他,他卻沒有任何感,也有任何反;他有憐憫不代表他待人有原。神是活生生的,是真真正正存在的,不是人想象出的一木偶或者是一什麼物。他既然存在,我應當時時刻刻留心傾聽他的心,注重他的度,了解他的感受,不要拿人的想象去定神,也不要把人心思裡所想的、意裡盼望的神,神以人的方式、人的想象去待人。如果你這樣做了,那你是在怒神,你是在探神的怒,你是在挑神的尊!所以在你明白了這個事的重性之後,我在座的每一人要小心慎地行事,小心慎地說話,在待神的事上一定要慎又慎,小心再小心!在你有了解神的度是什麼的情下,不要亂說話,不要做事,也不要扣帽子,更不要意下結論,而要等待求,也是敬畏神遠離惡的表。如果你首先能做到,首先能具備這個態度,神不怪罪你愚昧知、不明白事理,而是因你的害怕得罪神、尊重神的心意、服神這樣度而念你,引導開啟你,或者容你的幼小知;反之,神神的度──論斷神、意揣神的意思而你定罪,你管教甚至懲罰,或你一個說法。這個說法有可能就涉及到你的局。所以是要再強調一次,告在座的每一人要小心慎地的一切,不要亂說話、不要做事,在你想什麼之前先想想:我麼做會觸怒神呢?我麼做是在敬畏神?即便是一件簡單的事,也要在心裡多多揣摩,多多考。你如果真能處處、事事、時時地按著這樣的原行,尤其在你不明白的事上你也能有這樣度,那神會時時你,你有路可行。人無論有什麼的表在神那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神會給些表、合評價經歷了最後一次試煉候,神把你所有的行為統統總結你的局,這個結每一人心服口服。在此我想告的是:你的所行、你的所做、你心裡所想的定了你的命
人的結局由誰來定
有一最重要的問題,就是你們對神的度,這個態度很重要!這個態定了你是走向亡,是走們預備的美好的宿裡。在代,神作工已二十多年了,在二十多年期,你的表在你心裡可能都有些稀裡糊,但在神的心裡,他每一人都作了一筆實實在在的真記錄每一始跟他所的道以,明白了越越多的真理,直到人都上本分,神人在的各都有記錄。在本分期,在到各種環境、到各種試煉候,人的度是什麼,人的各是什麼,人心裡神是怎麼想的……神都有一本、都有一個記錄些事也可能在你很糊,但是在神那是清清楚楚,一點兒都不虎。因為這個事涉及到每一人的局,涉及到每一人的命運與前途,更因神的心血代都在裡,所以在神那一丁點兒都不敢怠慢,也容不得半點兒馬虎。神記著這樣一本記錄著這樣一本人始到神的程的一本。在神的度是什麼,定了你的命是不是很真?到止你們認為神是不是很公?神這樣作是不是很合?你們對的想象?(有。)那你們說局到底是由神是人自己定?(神定。)定?(神。)又不知道了吧!香港教的弟兄姊妹先說說定?(人自己定的。)人自己定啊?那說與沒關韓國會誰說說。(神定人的局是根人的所作所行,根人所走的道路。)這話很客裡有一我得告:在神作拯救工作期間給人定了一個標準,這個標準就是人能神的到遵行神的道,以這個標衡量人的局。你如果按神這個標準去行了,那你就得好的局了;你如果這個標準去行,那你就得不好的局。那你說這個結局到底是由誰來定?不是神方定,而是由神人共定的。這話對?(。)什麼這樣說呢?因是神主要作拯救人的工作,要預備美好的宿,人是神作工的象,這個結局、宿是神預備的。如果有作工象,神就不用作這個工作;如果神不作這個工作,人就機會蒙拯救。人是被拯救的象,被拯救的是被的一方,但是一方的定了神能否成就他拯救人的工作。有神你的指引,你不知道準,有目;有了準、有了目你不去配合,不付諸實行、不付出代你也得不,所以說這個結不了神,也不了人。在你知道到底是誰來局了吧!
人喜歡憑經驗定規神
交通關於認識神的話題候,你發現什麼事呢?有發現在的度有一個轉變呢?神度是不是一成不的呢?神這樣一直忍耐下去,一直把他所有的愛與他的憐憫無期限地施人呢?這個事又涉及到神的實質了。再回到才那的浪子回問題,那個問題問完之後,你的回答不是很明,就是們對神的心意不是很了解。人一旦知道神人,人就把神定成一個愛志:人無論做什麼,無論怎麼表無論怎麼待神,無論怎麼悖逆都系,因神有,神的量的;神有,他就能包容人;神有,他就能憐憫人,憐憫人的幼小,憐憫人的知,憐憫人的悖逆。真是這樣嗎?有的人一旦有一次或者是有幾次體會到神的忍耐,他就把這個當成了自己認識神的本,認為一次而永地忍耐他、憐憫他,而且在他的一生中都把神他的忍耐成是神待他的準。也有的人得一次神他的容,他就一次而永地把神定容,而且這個寬容是期限的、無條件的,甚至是毫的。認識?每關於神的實質關於神的性情,你蒙,看到你們這樣啊,我真是挺上火的。關於實質這方面的真理你們聽了不少,關於神性情方面的話題了不少,但是在你們腦海裡,些事、些方面的真理只有理論與文字上的記憶從來沒有人能在現實生活體會到神的性情是什麼的,或者看神的性情是什麼的,所以都是稀裡糊地信、抱蒙地信,甚至神的度是慢的,是置之不理的。你們對這樣致了什麼?致了你們對是定。一旦知道一得很滿足,就得得了神的全部,然後把神就定在那,不,一旦神作了新事就不承他是神。以至到有一天,神:『我人不再了,我人不再施憐憫了,我人不再有任何的忍耐,我度地憎、反感。』人心裡就抵觸這樣法,甚至有的人:『你不再是我的神了,你不再是我要跟的神了。如果你說這樣,那你就我的神,我也有必要再跟你;如果你不憐憫,不,不容,我不跟你走下去。只有你限期地容我,一直忍耐我,我看到你是、你是忍耐、你是容,我才能跟你,才能有信心跟到底。因有了你的忍耐與憐憫,我的悖逆我的犯才能限期地被恕、被赦免,而且我也能夠隨時隨地地犯罪,隨時隨地地罪得赦免,隨時隨地地怒你,你不應該對我有任何的想法或是定。』然每一人心裡也可能這樣地有意地去想這樣問題,但是在每一人把神看成是自己能罪得赦免的一工具美好宿的一利用象的候,你已經潛移默化地把活生生的神放在了你的立面,成了你的仇是我眼睛所看到的。然你口口聲聲說『我信神』、『我追求真理』、『我想性情化』、『我想脫離黑暗權勢』、『我想滿足神』、『我想服神』、『我想神有忠心、把我的本分好』……不管你得怎麼好,你的理有多少,是多麼堂而皇之、多麼冠冕堂皇,但事上走到在,有很多人已經學會了用自己所掌握的規條、道理、學說來神,自然而然地把神放在了自己的立面。你然掌握了字句,掌握了道理,但是你並有真正入真理的實際,所以你很難達到靠近神、認識神、了解神。是很可悲的事!
我在視頻上看到這樣一幕:幾姊妹舉著一本《在肉身顯現》,而且得很高,她書舉在中,高自己的頭頂是一幅,但是它我看到的不是一幅,而是想到每一人心裡高的不是神,而是神的那本書這個是很心的事。這種作法根本不是高神,因不了解神,以至很明問題、一很小的問題在你心裡都存著觀念。候,求真的候,你們說的是想象是猜,甚至有的人用疑惑的口這讓我心裡更明地知道你信的不是真的神。在你們讀麼多年神以後,你再次用神的、用神的作工、用更多的道理神,而從來不去了解神、揣摩神的心意,不去了解神待人的度到底是什麼,神的心是怎麼想的,神什麼憂傷什麼忿怒,什麼厭棄等等問題。而更多的人則認為不作,那是因為對於人的各神只是在看度,有想法。更有一部分人認為神不吱那是因神默了,神不吱那是因神在等待,神不吱那是因度,因神的度已完了,已向人表完了,必要反地不地告人。神然默不作,但是神是有度有觀點的,人是有要求準的。管人不去了解他,人不去求他,他的是很明的。對於個當年很有心曾隨過神的人神而去,如今又想回來這樣的事,你居然不知道神的觀點是什麼,神的度是什麼。是不是很可悲的事?其實這個事是很淺顯的一事,如果你真明白神的心,你們應該知道他對這樣人的度是什麼,不應該稜兩可地回答。既然你不知道,那就
對於在神作工中逃跑的人神的態度
都有一部分這樣的人:在已定真神的道之後,因的原因,不離開了,他不道而心所欲想干什麼就去干什麼了。咱姑且不去探他因什麼原因離開,我看看對於這樣的人神的度是什麼?很明離開一刻始,在神看,他信神的生涯已經結束了,不是他自己上了句,而是神上了句。他離開神意味他已經棄絕神不要神了,意味他已不再接受神他的拯救。他既然不要神了,神能要他?而且他有這樣度、這樣的想法,定意要離開神的候,他就已經觸怒了神的性情。管他有暴跳如雷地去指管他有什麼格的或劣的行管他心裡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在外面玩了,或需要神的候我還會,或者神呼召我的候我還會。或者他我在外面受候,我看到外面的世界太黑暗太邪,而我不想流而下的候,我找神。管他在心裡算好了什麼候再回管他們給自己留了一後路,但是他不知道無論怎麼想,怎麼划都只是一,他最大的失就是弄清楚在他想要離開候神的心是如何感受的。他定意離開神的那一刻始,神就底放了,神在心裡已好了這個人的局。什麼局呢?就是把這個與倉鼠划在一起,與倉鼠一同滅亡。所以人常常看見這樣的事:一棄絕了神之後,卻沒有受到懲罰。神作事有神的原,有些事人能看得,有些事神只是在心裡定,所以人看不事物的果。人眼的不等是真的那一面,但是你看到的那一面,才是神在心裡真的想法
在神作工中逃跑的人是背棄真道的人
那麼什麼神能給這樣的人麼重的懲罰呢?什麼神對這樣的人有麼大的忿怒呢?我首先知道神的性情是威、是烈怒,他不是綿羊任人宰割;更不是木偶,任人便弄;也不是空人呼來喚去。如果你真相信神的存在,你應該有敬畏神的心,你應該知道神的實質是不能怒的。這個怒』有可能是因一句;有可能是一想法;有可能是一種惡劣的行;也有可能是一和的行,是一在人看、在人的道德理上能通得的行;或者是一種學說、一。但是你一旦怒神,你的機會有了,之你的末日就了。是很可怕的事!如果你不了解神的不可犯,你就可能不怕神,就可能常常犯神;如果你不知道怎麼敬畏神,你就不可能敬畏神,你就不知道如何入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一旦你心裡有意,能意到神的不可犯,那你就知道怎麼做是敬畏神遠離惡了。
對於進入遵行敬畏神遠離惡的道並不需要你明白多少真理,經歷多少試煉,或者是經歷多少管教之後才能做到,而是看你這個人的心神是什麼實質,是什麼度。人的實質與人主度,這個很重要、很關鍵對於一部分棄絕神、離開神的人,他們對輕視們厭惡真理的心怒了神的性情,所以在神看他是永都不得恕的。他知道了神的存在得知了神已經來了的消息,甚至經歷了神作的新工作,他的離開不是在受迷惑的情下,也不是在朦狀態下,更不是在被迫的情下,而是在他頭腦清醒的情下主動選擇離開神。他離開不是迷失方向,不是被失,所以在神看,他不是羊群中失的小羊,更不是迷失方向的浪子。他離開這樣的一個狀態這樣的一情形怒了神的性情,而正是這個怒』帶給不可收拾的局。這樣局是不是很可怕?所以人若不認識神就能犯神!可不是小事!如果人對於神的度不以然,而且還認為神在巴望他回,因他是神那只失的小羊,神在等他回心意,那人受懲罰的日子就不了。神不但不接他,而且他第二次怒了神的性情,是更可怕的事!他慢的度已經觸犯了神的行政,神還會這個事在神心裡的原就是人在定準真道之後仍能在意清醒、頭腦清醒的情棄絕神、遠離神而去,在這種背景之下,在神那就把他蒙拯救的路堵上,這個進度的大門從他是關閉著的。他再次去叩候,神不他打,他將會被永拒之外。聖經關於摩西的故事也可能你有些人讀過,在神膏立摩西之後,因摩西的種種現與原因,那二百五十出不服的情。他不服呀?不服的不是摩西,他是不服神的安排,不服神作的這個事。他們說了一句『道耶和華單與摩西說話、不也們說話嗎這樣一句在人看很?不重!最起字面上表的意思不重,要拿到法律上來說都不算什麼事,因在表面上有什麼抵的言詞匯,更褻瀆的意思,僅僅就是一句普通的而已。但是什麼這樣的一句能引神那麼大的怒呢?就是他不是人去而是沖著神去的,他們說幾句表出的性情與態度恰恰怒了神的性情,而且到了神不可犯的性情上。最後他局就是我所知道的。對於經離棄過神的人,他的觀點是什麼,度是什麼,什麼他的觀點與態度能招致神他如此的置,原因就是他明知道是神選擇背叛,所以他蒙拯救的機會就被完全剝奪了。正如聖經上所的『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没有了』。這個事你是不是很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