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4日星期五

或许你会有这样的问题---圣经上预言主再来时是“新郎”来娶“新妇”,可你们却说神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既是女性,那怎么可能是“新郎”呢?


        我们有这样的认为,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都是生在这个人世间的,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事实就 是:凡做“新郎”的确实都是男性,做“新妇”的都是女性。但是,我们不要忽略了一个极为简单而又极为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神是造物的主,他与受造之物本不是同类。既是这样,那我们又怎能将人世间的定理套在神的身上呢?我们若以世间的新郎娶新妇来理解神来的预言,那不显得我们太缺少理智与见识了吗?

我们不妨仔细地揣摩一下:如果说神来务必得是男性,只有男性才可称为“新郎”,那么以此类推,“新妇”无疑就是女性,就是姊妹了,如果这样的话,作为男性的弟兄又有哪一个能做“新妇”去赴羔羊的婚宴呢?他们不就都成了被“新郎”撇在黑暗中哀哭的对象了吗?由此看出,我们的想象根本没有道理,绝对不合乎圣经预言的原意。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神是所有男人与女人的神,神怎么可能只拯救女人不拯救男人呢?所以说“新妇”并不是指女性说的,那么,既然“新妇”并不是指女性说的,“新郎”又怎么能是指男性说的呢?可见,我们认为“新郎”是指男性说的,这纯属我们的想象,根本不是预言的原意。或许有的人会说:“‘新妇’是预表教会的,无论是弟兄或是姊妹都在其中,都是‘新妇’中的一员。”这种认识完全正确。我们既然知道“新妇”是预表教会,无论是弟兄或是姊妹都有资格做“新妇”,那我们更应该知道“新郎”预表基督,既是基督,就是指神所道成的肉身,是神的灵实化在肉身之中。在神那里没有性别的划分,只要是神所穿上的肉身,不论是男性或是女性都可以代表神。无论基督是男性,还是女性,不都是在肉身中的神吗?既是在肉身中的神,是基督,又怎能不算是“新郎”呢?我们认为 是“新郎”就应该是男性,这不是用属世的眼光来看的吗?我们岂能用属世的眼光来衡量神与神的事呢?就如启示录144节预言说神要的是“未曾沾染妇女的童身”,启示录1978节说羔羊婚娶的是“新妇”,马太福音251节又预言新郎迎娶的是“童女”。如果按人属世的观点来看,那不是只有没结婚的弟兄才 是“童身”吗?不是只有那些没结婚的姊妹才算是“童女”吗?如果这样的话,那不是闹大笑话了吗?我们知道“新妇”、“童女”、“男孩子”都有预表意,与人的性别并无关系,不是指性别说的。同样,“新郎”预表基督,也并不包含性别,不是说是“新郎”就务必得是男性。我们要知道,基督是神的灵所道成的肉身,在神那里没有性别的划分,神的灵来了可以穿上男性的外壳,也可以穿上女性的外壳,但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只要是神的灵所穿戴的肉身就是基督,是基督,无可疑义就是“新郎”。这是显而易见的!
弟兄姊妹,通过交通我们应该明白了,圣经上预言主再来时“新郎”来娶“新妇”,这里的“新郎”是指基督说的,与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性别没有丝毫关系。我们都知道创世记127节的话:“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所以神两次道成肉身也就按照起初造的男性、女性而道成肉身了。但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没有性别的划分,只不过因着神要道成肉身作工才取了男性或是女性的外壳。全能神说:“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 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说是个女婴,不是个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当时耶稣作工称为独生子,一说‘子’就是个男性,这步为什么不说独生子?因为按着工作的需要变换了不同于耶稣的性别。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选自《话在肉身显现》)亲爱的弟兄姊妹,相信只要我们好好揣摩揣摩全能神的说话,必能获得圣灵的开启光照,明白神末世道成肉身是女性太有意义。

http://www.kingdomsalvation.org/fuyin-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