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9日星期日

討論專欄 ——聖經上預言主再來時是「新郎」來娶「新婦」,可你們卻說神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既是女性,那怎麼可能是「新郎」呢?

我們有這樣的認為,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我們都是生在這個人世間的,我們的眼睛所看到的事實就是:凡做「新郎」的確實都是男性,做「新婦」的都是女性。但是,我們不要忽略了一個極為簡單而又極為重要的問題,那就是神是造物的主,他與受造之物本不是同類。既是這樣,那我們又怎能將人世間的定理套在神的身上呢?我們若以世間的新郎娶新婦來理解神來的預言,那不顯得我們太缺少理智與見識了嗎?
我們不妨仔細地揣摩一下:如果說神來務必得是男性,只有男性才可稱為「新郎」,那麼以此類推,「新婦」無疑就是女性,就是姊妹了,如果這樣的話,作為男性的弟兄又有哪一個能做「新婦」去赴羔羊的婚宴呢?他們不就都成了被「新郎」撇在黑暗中哀哭的對象了嗎?由此看出,我們的想像根本沒有道理,絕對不合乎聖經預言的原意。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神是所有男人與女人的神,神怎麼可能只拯救女人不拯救男人呢?所以說「新婦」並不是指女性說的,那麼,既然「新婦」並不是指女性說的,「新郎」又怎麼能是指男性說的呢?可見,我們認為「新郎」是指男性說的,這純屬我們的想像,根本不是預言的原意。或許有的人會說:「『新婦』是預表教會的,無論是弟兄或是姊妹都在其中,都是『新婦』中的一員。」這種認識完全正確。我們既然知道「新婦」是預表教會,無論是弟兄或是姊妹都有資格做「新婦」,那我們更應該知道「新郎」預表基督,既是基督,就是指神所道成的肉身,是神的靈實化在肉身之中。在神那裡沒有性別的劃分,只要是神所穿上的肉身,不論是男性或是女性都可以代表神。無論基督是男性,還是女性,不都是在肉身中的神嗎?既是在肉身中的神,是基督,又怎能不算是「新郎」呢?我們認為是「新郎」就應該是男性,這不是用屬世的眼光來看的嗎?我們豈能用屬世的眼光來衡量神與神的事呢?就如啟示錄14章4節預言說神要的是「未曾沾染婦女的童身」,啟示錄19章7-8節說羔羊婚娶的是「新婦」,馬太福音25章1節又預言新郎迎娶的是「童女」。如果按人屬世的觀點來看,那不是只有沒結婚的弟兄才是「童身」嗎?不是只有那些沒結婚的姊妹才算是「童女」嗎?如果這樣的話,那不是鬧大笑話了嗎?我們知道「新婦」、「童女」、「男孩子」都有預表意,與人的性別並無關係,不是指性別說的。同樣,「新郎」預表基督,也並不包含性別,不是說是「新郎」就務必得是男性。我們要知道,基督是神的靈所道成的肉身,在神那裡沒有性別的劃分,神的靈來了可以穿上男性的外殼,也可以穿上女性的外殼,但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只要是神的靈所穿戴的肉身就是基督,是基督,無可疑義就是「新郎」。這是顯而易見的!
弟兄姊妹,通過交通我們應該明白了,聖經上預言主再來時「新郎」來娶「新婦」,這裡的「新郎」是指基督說的,與神所道成的肉身的性別沒有絲毫關係。我們都知道創世記1章27節的話:「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所以神兩次道成肉身也就按照起初造的男性、女性而道成肉身了。但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沒有性別的劃分,只不過因著神要道成肉身作工才取了男性或是女性的外殼。全能神說:「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當時耶穌作工稱為獨生子,一說『子』就是個男性,這步為什麼不說獨生子?因為按著工作的需要變換了不同於耶穌的性別。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轄制,特別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實際意義。」(選自《話在肉身顯現》)親愛的弟兄姊妹,相信只要我們好好揣摩揣摩全能神的說話,必能獲得聖靈的開啟光照,明白神末世道成肉身是女性太有意義。
http://tr.kingdomsalvation.org/fuyin-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