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9日星期日

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九篇說話(下)

天之上,有我躺臥之地;天之下,有我安息之處。我有居住之

地,我有顯能力之時,若我不在地,若我不隱祕在肉身之中,若我不卑微隱藏,天地不早已更換了嗎?作為子民的,不早已被我「拿去使用了」嗎?但我作事有智慧,人的詭詐我雖掌握,但我並不「效法」,而是給予「兌換物」。我在靈界智慧無窮,但在肉身智慧無盡,這不正是我作為顯明之際嗎?我對人多次饒恕、赦免,一直延續到了今天的國度時代,難道我還要繼續延遲我的時日嗎?雖然對「脆弱」的人我多加了幾分憐憫,但我工作完成之時,我還能作舊的工作而自我擾亂嗎?難道我是有意識讓撒但控告嗎?我不需人做什麼,只是接受我話的實情,接受我話的原意,話雖簡單,但實質卻複雜,因為你們太小,而且太麻木了。當我在肉身直接揭示奧祕,顯明我心意之時,而你們卻並不理會,只是聽其聲,卻並不理其意,我心惆悵萬分,雖在肉身,卻不能作在肉身的本職工作。
有誰能在我作事、說話當中認識我在肉身的作為?若在書面上揭示奧祕,或在口頭上顯示奧祕,人都是目瞪口呆,都是「閉目不言」,為什麼我所說人難以理解?為什麼我的言語令人莫測?為什麼我的作為人看不見?誰能見我而過目不忘?誰能聽我之音卻不消逝?誰能體我之意而順我之心呢?我在「人」中間生活行動,來體驗人的生活,雖為人造萬物之後,感覺甚好,但我並不以人間生活為享受,並不以人間之福而為樂。我對人並不厭棄,但也並不留戀,因人不認識我,人在黑暗中難見我面,在嘈雜之境中難聽我音,不會辨識我言。所以,你們的所作所為盡是在外順服我,而在心中悖逆我。可以說,整個人類的舊性都是如此,有誰是例外的呢?有誰不是在我的刑罰對象之中呢?但有誰不是在我的寬容之下生活呢?若人都滅沒在我的烈怒之下,那我創造天地又有何意義呢?我曾對多少人提出警告,對多少人提出勸勉,對多少人公開審判,這不比直接把人滅沒強多了嗎?我的目的並不是把人治於死地,而是讓人在我的審判之中認識我的所有作為。當你們從無底深坑裡上來之時,也就是從我的審判之中逃脫之時,你們個人的打算、個人的計劃全部消失了,所有的人都立下心志來滿足我,這不正達到了我的目的了嗎?
一九九二年三月一日

http://tr.kingdomsalvation.org/selection/selection-104-02.html